<th id="i469t"><sup id="i469t"></sup></th>
<object id="i469t"><video id="i469t"><sub id="i469t"></sub></video></object>
<th id="i469t"><sup id="i469t"></sup></th><object id="i469t"><nobr id="i469t"></nobr></object>

          <code id="i469t"><nobr id="i469t"></nobr></code><code id="i469t"></code>
        1. 從印度,回歸巴伐利亞

          采訪 BMW 摩托車設計主管 Edgar Heinrich。

          在印度短暫停留后,Edgar Heinrich 回到慕尼黑,繼續領導 BMW 摩托車的設計團隊。對于這位早在 1986 年便選擇在寶馬開始職業生涯的摩托車愛好者來說,這是一次快樂的回歸。Edgar Heinrich 曾領導過多款 BMW 摩托車設計工作,比如 Paris-Dakar 拉力摩托車,K 1200 S 和 R、HP2 Enduro、R 1150 GS、R 1200 GS 和最近的 S 1000 RR,這些都是他的作品。

          任職于印度汽車制造商 Bajaj 之前,他還參與了 K 1600 GT 和 GTL 旅行車以及 C 600 Sport 和 C 650? GT maxi 踏板車的設計。這些由 Edgar Heinrich 設計出的產品獲得了市場的廣泛好評,它們幫助 BMW 摩托車 再次擴大產品市場,從而吸引了更多新客戶。在接受 BMW 摩托車獨家采訪時,Edgar Heinrich 談到了他對設計、收藏和修復各種摩托車的心得。

          你去印度時,R 1200 GS 剛剛開始設計,而現在你參與了這款新摩托車的上市,你對這樣的結果滿意嗎?

          是的,我很高興,但并不驚訝。當我們在Intermot推出它時,我對媒體的反饋非常滿意。R 1200 GS得到了很多正面報道,沒有一點負面評論。每個人都喜歡這輛摩托車,這是對我回到 BMW 最好的歡迎儀式。

          + 加載更多

          設計師需要預測并判斷未來的流行趨勢,如此超前于“現實世界”的工作,做起來會不會很奇怪?

          時間扭曲其實只是設計的一部分,就像你在為一個未來的世界工作,與此同時,你也必須保持真實,活在當下。一輛摩托車從設計到問世需要花費很長時間,但當你的成果終于揭開面紗,你看到人們駕駛它在街上騎行時,那種感覺真的美妙極了。設計師其實過著一種脫離主流的生活,我們好像永遠不會滿足,新的摩托車一面世,我們已經在考慮如何改進下一個型號了。

          + 加載更多

          GS的情況怎么樣?在不拋棄傳統的情況下改進設計有多難?

          新的設計需要兼顧很多因素,我們不想疏遠GS的老用戶,但作為一名設計師,我總是想創造一些新的東西。要改變一個如此成功的設計有時會讓人感到手足無措,要改到什么程度?要達到什么程度?這些問題都需要慎重考慮。好在團隊中很多人,包括我自己,在生活中也都是GS騎手,所以我們能夠知道騎手想要什么,這種思路在新R 1200 GS的創作中就起到了作用。打造出GS的真實感非常重要,要保留它的基礎和經典外觀,再用新的東西詮釋它。

          + 加載更多

          你怎么看Urban Mobility 這樣的新領域?

          能夠成為這一新領域的一員讓我非常開心,但真正讓人感到興奮的是,我們可以把我們自己的理念帶入這個市場。發布新品非常有意思,就像之前C 600 Sport和C 650 GT那時候一樣,去年夏天,我向記者和貴賓們展示了C evolution 電動滑板車,這是一次奇妙的經歷,當時我在倫敦,跟我預想的一樣,在試騎環節,兩者在各方面的表現都非常出色。

          + 加載更多

          這些年,在你設計的BMW摩托車中,你印象最深的是哪款呢?

          每輛BMW摩托車都很特別,創作起來都很有趣。如果必須要說的話,我最喜歡Dakar系列的工作,可能因為我本身非常喜歡越野騎行和飆車,這也是GS、兩用摩托車對我的意義。我創作出的有趣的摩托車還有K 1200 R,這可能不是一個合理的答案,因為目前來說它還不夠流行,還不屬于“經典款”BMW,但是我們還是把它做出來了,我喜歡這樣。

          + 加載更多

          摩托車同樣占據了你大量的生活時間,你會覺得擺弄舊摩托車很有趣嗎?

          當然,我喜歡擺弄摩托車,把摩托車拆開,改造成各種不同的東西——甚至是舊的BMW。這種做法不是很受歡迎,大多數人認為舊摩托車就應該保持它們本來的樣子,但其實我已經把我所有的摩托車全部改裝了,唯一一輛被我恢復成原始狀態的,是我的 Honda CB 500,我拿它來紀念我的青年時代。我還改裝過一輛 1954 年的 BMW 51/3,它成了Lo Rider理念的靈感來源。找一輛摩托車,重新設計,甚至重新詮釋,就像私人定制那樣,這是一件很酷的事情,我很喜歡這么干,這也就是為什么我那輛已經58歲的BMW依舊很“年輕”的原因。

          + 加載更多

          現在你的車庫里都有哪些車呢?

          現在我的車庫里一共有 16 輛摩托車,包括一些修復過的經典車型。摩托車怎么可能買的夠呢?你看,我有一輛 HP2、一輛 R 51/3、一輛 R 24、一輛 R 100 GS Paris-Dakar和幾輛 Ducatis,一輛舊的 Matchless 和一輛在印度時購買的Enfield,現在它已經被改裝成Scrambler了。另外我還有一輛 '61 Vespa,非常酷,完全原創。我甚至還有一輛用來試騎的Gas Gas,一輛 CB 650、一輛 CB550 和一輛 Honda Dominator。

          + 加載更多

          你的工程知識對你的設計生涯有幫助嗎?

          我小時候經常擺弄我的摩托車,自己改裝他們,我沒錢去修理廠,親自動手是學習的最好方法。我喜歡擺弄摩托車,這些知識也確實幫助了我,現在我可以和工程師交談,他們知道我能理解他們,我們可以一起做決定。摩托車制作過程非常復雜,幾乎所有技術組件都可以從外面看到,所以我們設計作品時,必須充分理解原理。

          + 加載更多
          ?
          我們必須從技術的角度去理解、設計產品。
          ?

          BMW摩托車設計主管 Edgar Heinrich

          未來,品牌可能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么?

          現在路上的摩托車越來越多,這是時代變化的明顯標志,總的來說,就是你必須從品牌中脫穎而出。我們需要性能強大、狀態更好、能喚起人們某些美好記憶的摩托車。

          新的監管政策出臺,社會需要更綠色、更環保的移動解決方案,兩輪車在這方面可以發揮重要作用。BMW摩托車希望通過技術創新,提供出更加完善的方案,為環保盡一份力量。

          + 加載更多
          更多你可能感興趣的故事
          適合的摩托車。
          影音先锋看片网站色